春晚这桌年夜饭到底该怎么吃?

春晚官网济南日报 2016-02-06 22:38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六小龄童突然间又成为网络上的“红人”,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猴年春晚。

        当春晚节目单爆出后,当有人在网上爆出所谓的六小龄童被曝将与郭富城合作的节目被毙后,好像一下子点燃了数不清的网民的热情,吐槽央视、吐槽春晚的各种声音形成了巨大声浪,席卷了各种媒体,成为最热门的话题。

        而就在网民们不遗余力地吆喝着一定要力挺六小龄童上春晚的时候,就在春晚导演吕逸涛发微博被轰的时候,真相出来了,原来六小龄童就没被央视春晚邀请,而他日前所晒的“孙悟空带妆照”是央视春节戏曲晚会节目《金猴迎春》的造型,另外他还会在北京卫视、山东卫视、辽宁卫视亮相。也就是说,他会在4台晚会中露面,根本没时间再去央视春晚了。

        为何这么多网民对六小龄童不上今年春晚这么在意

        为什么这么多网民对六小龄童上不上今年的春晚这么在意,这么群情激奋呢?无非2016年是猴年,而六小龄童又是当之无愧的“美猴王”,所以好像六小龄童不在春晚亮相就成了央视最大的失误或罪过。

        其实,想在春晚看到六小龄童无非是一些人口中不断嘟囔的什么怀旧,是对年少时那段回不去的快乐时光的留恋。但是,当我们再去仔细看看微信、微博里那些最激动的网民时,可能会发现其中绝大多数都是90后、00后的年轻人,当年《西游记》首次播出时,还没有他们什么事儿。虽然后来他们每年的暑假都会再次在电视荧屏上看到这部电视剧,但多年来,也是这批人对此曾大加调侃和讽刺。甚至,很多人也曾对六小龄童进行过讽刺。好多年来,网上就有一种声音,称其一生也就演了这么一部电视剧,就靠着不断地重播来混个脸熟。当时,发出这种声音的估计有不少就是现在要求六小龄童一定要上春晚的网民。

        对于呼吁六小龄童上春晚,有网友说“听到(电视剧《西游记》)音乐一响就哭了”“我的童年有猴哥”,更有网友幻想了一下猴哥出现在猴年春晚时的场景,“零点倒计时,5、4、3、2、1,金门大开,六小龄童穿着战甲,戴着雉鸡翎,一段耍着金箍棒大喊一声‘俺老孙来也!’带领一群猴子猴孙大闹舞台,光想想我都能感动得哭出来”——这些听着好像非常令人感动的话,估计如果六小龄童真的按这种形式亮相春晚后,就会引出另一批网民的集团吐槽春晚也就这样了,没什么创意。

        吐槽似乎已经成为春晚的另一种再生文化

        当人们只是因为一种个人意愿来对待一个人或一个节目时,原有的理智也就瞬间消失了。所以,不管六小龄童是否亮相春晚,在之后都会有人跳出来吐槽。而这种吐槽也已经成为春晚过后的一种必然“节目”。

        而这种吐槽,似乎已经成为春晚的另一种再生文化。

        关于春晚文化到底是什么,也讨论了好多年了。对于这场延续了30多年的晚会,人们已经给其赋予了太多的内涵。从创作之初单纯的群众性大型联欢活动,演变成被赋予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等多重内涵的媒介仪式。

        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副教授杨洪涛对春晚文化做过深入研究,他认为,1983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诞生之初,估计谁也没料到,春晚会成为中华传统节庆文化中的新民俗。经过30余年的华丽蜕变,春晚已从创作之初单纯的群众性大型联欢活动,演变成被赋予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等多重内涵的媒介仪式。主流意识形态的宏大叙事,精英阶层的艺术表达以及流行文化的集中巡演,让一年一度的演出成为各种艺术形式和审美趣味博弈的舞台,成为国家意志与民间话语交相辉映的语意场。每年春晚播出前后,从导演人选到演员阵容再到节目安排,各种讨论此起彼伏,点赞与吐槽成为春晚文化的新常态。

        对于春晚的式微,对于当下网民对于春晚的吐槽,杨洪涛表示,“平心而论,春晚的式微,不能单纯归咎于节目质量的徘徊不前,而是其创新升级的速度跟不上观众审美品位的提高所致。既然被吐槽在所难免,创作者不必焦虑,也无须懊恼,坦然面对,或许能更为从容客观地认识节目、认识受众需要。2014年马年春晚开场短片中有语道‘看春晚最大的乐趣是吐槽’,说明创作者开始正视现实,以自我调侃的方式,放低身段、面对观众。褪去了高高在上的神圣感,‘示弱’于观众,这种创作态度反而能使春晚抛却过多牵绊,卸下舞台之外的种种顾虑,观众或许也会多一分理解和体谅。”

        春晚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一种新的年俗

        对于一台晚会来说,连续举办了30多年,不管如何变化,不管谁来导演,在一定的环境约束下,想要办出新意,办出符合所有人的意愿,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春晚一个最为显著特征就是洋溢着文化中国的人情味道。广义上的联欢晚会或文艺表演是一种群众性的娱乐形式,在前电视时代以带有狂欢性质的民间文艺形式存在。传统中国村社的戏剧杂技表演,即是这种群众性文化生活的代表。中国人大多记得鲁迅笔下的社戏,也大多体验过庙会上文艺杂耍表演的热闹气息,这些闲暇瞬间让中国人的文化记忆丰富多彩,趣味盎然。这些与春节相关的民间文艺传统,不仅是营造节日气氛所需,更是塑造文化认同、建构共同体意识的重要仪式,其基本的要素是中国人关于家、关于亲人、关于故乡最朴素的记忆与情怀。”中国传媒大学传播研究助理研究员黄典林认为,春晚需要涵盖的东西太多,而最重要的就是“中国的人情味道”,是一种中国人独有的关于家的记忆与情怀。

        春晚是一桌巨大的年夜饭,在某种程度上说,已经成为一种新的年俗。国务院参事、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冯骥才曾经说过,“一些新民俗正在形成,当然从严格的意义上讲,有些新事物还称不上民俗,因为一种民俗的真正形成,是要经过长期积淀和时间检验的。但有些新东西毕竟填补了一些文化真空,比如中央电视台的春节晚会,假如不办了,老百姓的意见就会很大,年过得也会不舒畅。”“春晚这事儿,经历了两代人那么长时间的传承,已经形成“新民俗”。”

        也就是说,作为中国独特的文化形式,春晚已经成为一种新的民俗,已经扎根在很多中国人心里了。而这种扎根不是一般的一台晚会能做到的,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形成的。而能让春晚做到这些的,还是文化,是一种符合中国人过年时对于团圆的期盼与需求。因为只有在大年三十的晚上,阖家坐在电视机前,吃着年夜饭,或者围在一起打着麻将,眼睛是否看着电视荧屏都不重要,只要有春晚的热闹声在耳边响着,那种过年的氛围就萦绕在每个人身边。

        1000个观众眼中就有1000个春晚,每个人心中的春晚都有其自己的样子,无形中也就被赋予了不一样的期望和意义,已经远远超出了晚会本身。

        春晚已经成为十几亿中国人亲情与乡愁的符号,已经成为几代中国人的文化记忆。所以,不管喜欢与否,不管你是否参与了年复一年的吐槽,春晚就在那儿,和每家餐桌上的年夜饭一样,这桌文化年夜饭年复一年地陪伴在人们身边,只要能增添一些过年的喜庆气氛,我们每个人不妨都能以平常心待之,不必太过苛求,从容观之,去和家人在喜乐与吐槽声中感受每年一顿的文化美食!

我要纠错编辑:刘岩 责任编辑:曹宇蕾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往届春晚回顾